九份,一個早期因礦產聞名,近來卻因電影而蛻變的山坡小城,是我們倆預定前往度蜜月的地方。

  中午,天空中飄著朵朵白雲,擋掉了不少熱氣,天氣難得和善地對待臺北市。搭上了往瑞芳的莒光號,離開了臺北車站。鐵路的地下化擋掉了一切,聲音在四處迴旋,驀然間列車出了地底,陽光像大雨一樣傾盆而下。慢慢地,列車駛離了水泥森林。「你看!那是基隆河耶!」「是喔!我都不知道耶!」旁邊一條看起來綠綠灰灰的小河正蜿蜒著。四旁散落著各式各樣人類的建築物,略遠處的山丘斑剝著臉,有著不同色的污點。

  過了八堵後,似乎人跡較少了,基隆河忽左忽右地像蛇在爬行。河旁不時出現小塊平地,卻離河面有著一段距離。「是回春作用造成的河階吧!」我這樣想著。基隆河,雖然不大不長但卻有著豐富的地形學範例,也算是難得吧!

  「各位旅客,瑞芳站到了,下車的旅客請在列車停穩後順序下車。」「滿快的嘛!半小時就到了!」「對啊!不過還要坐車上山!」走出配置有點詭異的瑞芳站後,我們直接走向往九份方面的客運站牌。「就這裡吧!」前面寫著「往九份購票處」。「應該吧!怎麼都沒人啊?」「那才好啊!免得用站的!」

  等了一會,一位老婦人問我們:「你們要去哪啊?」「要去九份!」「九份喔!不是在這裡坐車啦!在前面那邊!」隨著婦人手指處一看,啊!居然那麼多人....。我們感到有點狼狽又覺得好笑,謝謝婦人後,正準備到上車處,車子剛好開來了。匆匆上了車,當然是沒有位子了,「沒關係啦!很快就到了!」於是兩個人就靠在一起乖乖地站著,看著車窗外景物不斷閃過,準備一路站到九份了。

  車子穿過市區,很快地就上山了。一路上蜿蜒上升,車輛還算不少,越過一處埡口後,海就躍入了眼中。是啊!這座綿延的小山丘正隔開了基隆河與大海,而看到了海,離九份也就不遠了。

  在經過一陣盤旋後,我們在一處鄰近停車場的站牌下車。「還要走一小段路上去喔!」「喔!那走吧!」於是我們就牽著手,一路走了上去。很快的,到了7-11。「就是從這條路走進去啦!我們上次就是住這裡面的旅社!」

  這是一條相當小的巷子,雖然他在命名上被稱為「路」,但是寬度僅勉強通行一輛小客車,但是重要性卻是很大的!主要的商店大都集中在這條小巷子中,包括小吃店、旅館、郵局以及各種手工藝品店等等。我們走了進去,目的地是預定今晚下榻的旅館。經過蜿蜒曲折緩緩上升的巷道,人來人往的大多是觀光客,還好我們到得早了點,還有房間,於是我們刻意挑了一間視野算是最好的,可以瞭望九份山光水色的房間。挑到這樣的房間,我們都很高興。

  將背包及外套丟進房間裡,趁著離日落還有點時間,我們決定隨便逛一逛九份小巷。

  離開旅社,我們決定向更裡面走去。將近四點了,天空的雲靜靜地飄向東北,比中午出門時多了些。沿著巷子走,不時可以透過靠山壁的房子看到遠處的海,而在九份所處的山丘腳下,正好是一座漁港,雖然不大,格局卻甚是方整。由於已經滿裡面了,又沒有什麼商店的,所以這裡的觀光客已經很少了,但仍會在路上遇到幾個。你就緊緊牽著我的手,沒有絲毫的放鬆,縱然路人經過你也毫不在意,有如世界上僅剩你我一般。而我卻也沒有絲毫要掙脫的念頭,置身於你的愛裡,我無畏無懼。

  經過了一座廟,開始要爬坡了。「我記得上次走的路不是這邊,可是找不到怎麼走耶!」「沒關係啦!隨便走走嘛!」「我是想帶你去我們上次拍照的那片小草原嘛!記得是在一間國小旁的!」「那就找找看吧!反正還有時間!」隨著階梯的上升,經過一間國中後,已經完全沒有建築物了。「應該不是這條路啦!」走著走著到了盡頭,原來是一座位於靠山頭的小石製土地公廟,並且還立著碑,上面依然有著模糊的字跡,記載著當年捐錢蓋廟的仁人善士,金額不外乎幾元,可見這座廟也有幾十年的歷史了,也許這位土地公靜靜地看著九份的成長,然後沒落,再將所有的美麗與哀愁通通記在土地上。



Mon May 6 00:43:59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