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了,窗外車潮未息,仍然流著閃動的燈光。「你已經決定好時間了嗎?」我的聲音如同幽靈一般飄浮不定。

  「嗯!」你的回答如此短促,卻在我心裡重重地一擊。

  「好吧!既然這樣,我....我送你一程....」我盡力使得我的話中不帶一點傷心,臉上竟微微有著笑意。

  你轉過頭來,有點訝異地看了我一眼,隨又轉回頭去,淡淡地說:「好吧!」是啊!淡淡地不帶感情,就像現在你我之間,也是淡淡地....

  沈默。沈默在你我之間蔓延。我們都不開口,竟有如陌生人一般。終於我打破了這片沈默:「走吧,別誤了時間了!」你震了震,抬起頭來看我,我竟看見你眼裡浮動著一片濕潤,閃動著一絲不捨、一絲哀傷。我別過頭去,裝做沒看見,輕輕地說:「走了吧!」聲音中竟也隱隱帶著一絲哽咽。

  你默默站起了身,拿起袋子,走向門口。我緊隨在你身後,搶先開了門。你仍是無語,慢慢地走了出去。我關好門,跟上了你,默默走在你身旁。路上呼嘯的車子仍舊呼嘯,陪伴著你我的腳步。風真大,大得將你我的感情一點一點地冷卻,一點一點地往身後吹去,吹成了過去。是的,一切都將成為過去,成為過去呵....

  路再長,總會有個盡頭,終於我們到了車站。「車票買好了嗎?」「嗯!」「那就好!」短短的幾句,之後又是沈默。難道,難道我們之間已經只剩下沈默了嗎?但每當我想開口,舌頭就不由自主地打了結,發不出一點聲音。而時間,就在你我的沈默中無聲地流逝。

  「時間到了,我要上車了。」我抬起頭,你正站在我的面前。「是啊!時間到了....」我喃喃自語。「我要走了。」「你....你保重....」「你也保重。」我站起身來,兩人默默地對看了一眼。你終於轉過身去,走向入口,上了車。

  而車子,開了,開了,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良久。我仍是望著你離去的方向,腦海中反覆著方才你我所說的一切。

  「為什麼?」「不為什麼。」「不為什麼?我們三年來的感情就你這樣一個『不為什麼』的理由就要結束掉?」我實在很難相信這樣一個荒謬的理由。「我不知道。」「不知道?你為什麼不看著我說話?你是不是有什麼樣的隱衷不肯對我說?」「隱衷?沒有。」「那你怎麼會不知道為什麼要結束這段情?」「我....」「你有什麼問題,難道對我你還這樣吞吞吐吐的?」「我....我....」我不再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我想,我....」你偷眼看了我一下,又立刻低下頭去,雙手不斷地搓著。「你別這樣,有什麼話就說吧!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你就直說吧!」你抬頭看了我一下,轉過頭去。「我覺得....我應該出去走走。我....不想一直待在這裡。」「出去走走....這跟要結束這段感情有什麼關係?」我真的感到不可思議。

  「我....我是說....我是說....」你頓了頓,然後像是鼓起勇氣一般,說:「我是說我不想繼續這段感情了,我覺得很累,我沒有....自由。」我靜靜地看著你,不發一言。你仍是偏著頭,看著別處。我嘆了一口氣,問道:「難道我們之間的愛,讓你感到束縛,感到不自由嗎?」「我....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想要自由一點。」「是不是你並沒有真正愛過我,你只是在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抑或是在敷衍我的愛?」「不,不!我真的很愛你,我不是在滿足我自己,更不是在敷衍你。」「....」「我真的很愛你,真的,真的!可是,我就是想要自由自在,我就是不想一直停留著....」我再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一顆心飄飄盪盪地,沒有著地處。

  「好吧!」我輕輕地說。你忽然撲過來抱緊了我。「你不要這樣,真的不要這樣,我知道這樣對你太不公平,可是我不能不這樣,我不能不這樣啊!」我輕輕地抱著你,仍是一句話也沒說。「你哭吧,你哭啊!我知道我傷了你的心,你就好好哭一場吧!你不要這樣一句話都不說,不要這樣....」哭?此刻的我一點都沒有哭的感覺。我只想笑。一種傷透了心的笑。三年的感情,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走入過往中,我感到無力....

  你仍是緊緊地抱著我,竟像是你怕我走了一樣。耳裡傳來你的低語:「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可是我需要自由,我不能給你幸福的,我不適合你....」我不禁一陣昏眩,身子軟了下來。三年了,你才說我們不適合,我們之間的愛情竟然有如風中的塵埃一般,飛了,飛了。

  也許吧!開始就是個錯,錯在我是個愛做夢的人,夢想著要證明愛能永恆,要讓我所愛的人不再感到冰冷。我終究是太天真了。


  一陣狂風吹了過來,頓時將回憶全都吹散。「走了吧!」我這樣告訴自己。一個人踱步在偌大的街道上,蕭瑟的寒風揚起街上的落葉,擋住了街旁的喧囂。猛然間一首歌曲衝破阻礙闖了進來。

  「面對我的心痛也只能苦笑 你真的比我逍遙
   這樣的愛情該用什麼終了 你何不讓我知道
   你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動搖 瞞著我藏的這麼好
   你說不適合的愛哪能依靠 這樣對彼此都好
   你曾解釋對遠方狂熱的心跳 可惜我從不明瞭
   會離開不是因為誰付出多少 只是緣份已盡了
   我以為能和你一起到老 可給你什麼你都不要
   你說愛在你心裡已經變得渺小 自由比一切重要」(註一)

  我呆了,我真的呆了。心中一陣酸痛就這樣襲了上來,淚水竟不聽命令地流了下來。我急忙擦乾淚水,急步前行。自由比一切重要啊!原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我的愛在自由面前毫無招架的餘地,你寧願選擇自由自在地飛翔,將我倆的愛情拋入塵土中,任由封藏。然而音樂又陰魂不散地跟了過來。

  「隔著你我的沈默 音樂在流動
   閃過車窗的燈火 像一串一串淚滑落
   午夜零點你的臉 有一種疲倦
   沈重的感情 拋錨在過去未來之間
   我是個愛做夢的人 在風大的城 燃燒溫暖的青春
   想要讓最心愛的人 不再感覺冰冷
   可惜你是怕停留的人 有一副容易寂寞狂野的靈魂
   你堅持人要瀟灑 不自由不能算人生
   我是個愛做夢的人 在多變的城 用最危險的天真
   想證明愛情能永恆 不需要靠緣份
   可惜你是怕停留的人 問自己不會結果要不要過程
   然後在你的肩頭擦去淚痕」 (註二)

  我再也無法制止淚水了,它就這樣一路流著,伴著我走回家。我的夢,我三年來的夢竟然就這樣碎了,我不知所措,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怎麼辦。難道愛情只能有過程不會有結果?我不信,我不信!面對空盪盪的房間,我終於無法抑止,狠狠地哭了....


(註一)自由:詞/十一郎 曲/張宇 收錄於張宇專輯「一言難盡」
(註二)愛做夢的人:詞/姚若龍 曲/張朵朵 收錄於萬芳專輯「割愛」


Fri May 3 03:37:17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