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幫文羽洗完澡了。沒想到文羽看起來並不大隻,搬起來還真重。翰青幫他換上自己的籃球短褲,幫著他上床躺好,這才自己洗澡去。

  洗澡時翰青思緒飄啊飄的,忽然飄到當兵時幫輔導長洗澡。又是洗澡!翰青自己都覺得好笑。那晚....也是喝酒,輔導長跟營部長官喝酒喝掛了,營部長官要翰青把輔導長帶回連上去。輔導長其實已經醉得差不多了,但幸好還有三分醒,翰青半扶半抱地,總算把輔導長搬回輔導長室。然後?就是幫輔導長洗澡了。這一洗,讓翰青從此死了心。

  是啊,死心踏地的愛上輔導長。那晚輔導長室內的一切,讓翰青既甜蜜又心痛。輔仔,你現在在哪?還記得翰青嗎?


  「你現在平靜多了,我才能夠跟你講。」翰青靜視著湖面,被魚點出的漣漪正漾著。

  文羽沈默下來。

  翰青隔了好一會,方收回注視湖水的視線,輕輕後靠在長椅背上,望著天空嘰嘰喳喳飛著的麻雀。

  「鳥,本來就是要飛的。把牠關在籠子裡,那還是鳥嗎?」翰青姿勢不變,輕輕地說。

  「鳥,本來就是要飛的。把牠關在籠子裡,那還是鳥嗎?」文羽輕輕地重複了一次翰青的話,猛然身子一震,轉頭看著翰青。翰青也正轉過頭來看著文羽。翰青看著文羽眼中流露出的眼神,就知道文羽已經懂了。

  「傻孩子!」翰青微笑著右手輕撫文羽的短髮。
  「走吧!」文羽忽地站起。身邊地上原本一堆麻雀霎時通通飛起。
  「走去哪?」翰青微感愕然。
  「天空這麼大,哪邊都可以去啊!」文羽笑著,像是春末陽光般溫暖和煦。

(完)


Jul 13 Thu 2006 02:21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