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看著身旁的文羽在陽光下走著,感覺就像青春洋溢的高中生一樣,深感帶他出來走走的決定是對的。這時的文羽,就像剛認識他的時候一樣天真無邪。

  文羽似有所感,偏過頭來看著翰青問:「幹嘛忽然看著我笑?」

  翰青笑得更燦爛了:「看你現在這樣,我忽然想到剛認識你的時候,你的那副蠢樣啊!」

  文羽聽了險些氣死。他當然知道翰青在笑他剛出道的時候,一副看起來就是死用功的蠢高中生樣,說什麼都不像是個已經退伍的人。

  不過說真的,就算到了現在,文羽都已近三十歲的人,還是一副清純樣,說他剛上大學大概還是很多人會相信。


  漸漸,文羽也哭得累了,哭聲慢慢沈緩下來。翰青輕輕撫著文羽的背,心中不無所感。他不是個壞人啊!怎地在感情路上就這麼崎嶇?不過事出有因,而這個因....翰青是個旁觀者,看得再清楚不過,但怎麼向當事者說開呢?尤其又是在文羽最脆弱的當下!

  不過該說的總是要說,若文羽不肯面對事實,未來只會慘劇重現罷了。


  兩人慢慢踱到小湖旁,找了個長椅坐下。

  「我們好久沒這樣散步了。」文羽看著湖畔的鵝。
  「你還敢說喔!」一句話剛好打在翰青的心事上。「我都還沒怪你哩!」
  「怪我?為什麼怪我?」文羽訝異地轉過頭來。


  文羽停下哭泣,抬起頭來,向翰青要了杯酒,又咕嚕一聲就全灌下肚。翰青微微笑道:「欸!你以為這是啤酒啊!葡萄酒不是讓你用來灌蟋蟀的!」文羽輕笑了一下,然後忽然緊緊抱著翰青道:「哥,謝謝你。」翰青一手也緊抱著文羽,一手輕撫著文羽那頭阿兵哥短髮道:「傻孩子!」


  「當然怪你啊!不怪你怪誰?這個見色忘友的大情聖!」翰青又理所當然地道。
  「哪有!」文羽瞪他一眼。「我有打電話給你啊!」
  「就這樣?」翰青反瞪回去。
  「要不然呢?」文羽不甘示弱。
  「就你剛剛說的啊!我們有多久沒一起出來散步了?」翰青就是等這句話,狠狠反將文羽一軍。

  文羽啞口無言。



Jul 05 Wed 2006 03:33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