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羽失戀了。其實翰青早就知道會這樣,但也知道文羽這個人一談起戀愛就失去理智,跟他說什麼都沒用。好吧,都失戀了,還能怎樣呢?既然文羽想藉酒澆愁,那就陪著一起澆愁吧,誰叫彼此是好兄弟呢?

  於是,昨晚文羽在翰青家喝得爛醉如泥,最後還是翰青把文羽拖到浴室幫他洗澡,再搬上床去。「靠,好重!」這是翰青躺在床上最後一個清楚念頭。


  音符在空氣中遊蕩著。為了舒緩並引導文羽的情緒,翰青刻意挑了沙發音樂播放。桌上放著兩只高腳杯,紅澄澄的葡萄酒散發著清香,一旁還有一大盤翰青最愛吃的起司絲。

  文羽也不說話,只是輕啜著酒。

  相對無語。


  「吃飽了就該走走。」翰青道。

  「去哪?」文羽問。

  翰青丟了一套自己的衣褲給文羽。「穿上吧!」「喔!」

  文羽換上翰青的衣褲,忽然想到昨晚應該是翰青幫他洗澡,不禁有點不好意思。

  「走吧!」翰青已經換好衣服了。
  「去哪?」文羽又問。
  「去公園散散步啊!」翰青理所當然地道。


  驀地文羽啜泣起來。翰青心裡嘆了口氣。

  「為什麼?」文羽輕問。
  翰青不答。
  「為什麼?」文羽激動了起來。
  翰青拿起酒杯嚐了一小口酒,還是沒回答。



Jun 06 Tue 2006 05:31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