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本來就是要飛的;把牠關在籠子裡,那還是鳥嗎?

  ***********************************

  翰青拉開窗簾,刺目的陽光大剌剌洩了進來,前方森林公園裡升起好幾隻風箏,在空中搖啊擺著的,頗自由自在地。

  翰青轉過頭去,看著桌上還留著昨晚狼藉的遺跡,不禁輕輕嘆了口氣。沒想到這小子酒量不怎麼樣就算了,酒品也實在令人不敢恭維,還好他還不至於摔東西或大吼大叫的,要不然就麻煩了。

  「這小子不知還要睡多久,先收拾收拾吧!」翰青心想。

  終於將客廳恢復原狀了。翰青坐在沙發上,雙手往後一攤,舒服地靠在軟墊上。一看時間也快中午了,折騰了好一陣子,肚子也餓了。也該準備午餐了。

  翰青自己一個人獨居。一房一廳的格局也夠翰青一個人住了。尤其附了一間小廚房,讓翰青閒來沒事時可以下廚煮點東西吃,特別讓翰青感到幸福。雖說沒那個時間精力弄頓大餐,但遺傳了媽媽的手藝,即使僅是簡單小菜,卻也甚是可口。

  「今天吃什麼好呢?」昨晚翰青也喝了些酒,到現在還有點暈暈的。「吃麵好了,這時候喝熱湯最是舒服不過了!」

  鍋子裡的水咕嚕咕嚕地冒著泡。翰青把處理好的高麗菜、香菇、玉米、紅蘿蔔、豆腐、豆芽、小白菜、韭菜、滷蛋、蝦仁、花枝、蛤蠣、牡蠣、干貝等一一放進鍋裡,不一會就香氣四溢。

  「你在煮什麼啊?這麼香!」翰青轉過頭去,只見文羽僅穿了條籃球短褲,睡眼惺忪地,一手還揉著眼睛,口齒不太清楚地問。

  「大少爺終於肯起床啦?這麼好睡,半夜還會搶棉被哩!」翰青想起半夜還得起床找出另一件棉被來蓋,忍不住就揶揄一下文羽。

  「哇咧!是你的床太好睡,棉被又太舒服,這怎麼能怪我?」文羽其實還沒從昨晚的情緒中回復過來,回答的口氣與平常還是有些不同。

  「媽的咧,好像還是我的錯一樣!」翰青嘴上與文羽鬥著,手上也沒閒著,一一把調味料倒進鍋子裡去,並關上火。

  「奇怪,為什麼你放的料也沒多特別,為什麼吃起來就是不一樣?」文羽邊吃邊問,狼吞虎嚥地。「喂,吃相文雅點,餓死鬼投胎啊?」翰青瞪了文羽一眼。「好吃嘛!我這是捧你的場耶!」呼嚕呼嚕地。「哼!」



May 29 Mon 2006 06:09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