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物飛逝,像是急著追上消失的過往一般。其實我是覺得啦,倒是匆忙地像是被路人狠踢了幾腳,夾著尾巴落荒而逃的野狗一樣,跑得毫無方向感。

  時間會不會沒有方向感?真是天曉得。

  空氣中飄著煉油廠的汽油味,其實是很難聞的。有時候會很佩服那些住在煉油廠附近的居民,我不過只是路過就覺得難聞了,他們整天聞著都不會怎樣嗎?

  或許是習慣了吧,就像我習慣了這被稱為噪音,我卻甘之如飴的列車行駛聲一樣。

  台南,台南站到了,要下車的旅客請準備下車,本列車下個停靠站是新營站。



Fri Apr 10 19:27:49 1998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