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九月畢竟不是夏天,夏天那種持續性的狂熱在九月身上都化成偶發性的了。大多數的時候九月是比盛夏來得沈穩內斂多了。他的熱情不會像夏天那樣直欲將人烤焦,只讓人心中感到溫暖,單就那片蔚藍得叫人瞠目結舌動彈不得的天際和無盡無涯如同深藍綢緞鑲著雪白花邊的海洋,就足夠消弭夏天那過份暴力的熱度,轉化成讓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同感舒暢大喊過癮的溫和了。

  只是,秋天的腳步近了。

  陽光懶懶地,被窗口的百葉窗切割成一條條地落在九月身上卻也不想多做抗辯。窗外樹葉窸窸唆唆地細語著,樹下小狗好夢方酣,卻不知已被從樹葉縫隙中滲進來的光點染成了小花狗。九月靜靜地蹲在小花狗旁,任由光點在身上游移著。遠遠傳來一陣輕柔的腳步聲,九月抬起頭來,卻是秋天輕踩在昨天才落的枯葉上,緩緩走來,臉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九月,把九月的臉都燒紅了,九月只好別過頭去看著清風愉快地與樹葉交談著,而那光點閃著閃著,竟和秋天那雙清澈明亮欲語又止的雙眸有些相似。

  一如往昔,九月在秋天來臨前也不忘預習一下秋天特有的涼爽。他總是在你滿頭大汗、煩躁不安時輕輕綻開讓你神清氣爽煩躁盡消的微笑,抑或在你痛苦難過傷心欲絕時柔柔地輕撫著你的臉頰,緩緩拭去你滿眶欲滴的淚水,輕輕地在你額上一吻,再給你一個暖暖的擁抱。於是你就笑了,笑了,猶如初秋朝雨過後那卓然風中迎陽盛放的天人菊一般。



Thu Sep 25 09:16:16 1997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