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大喇喇地潑灑而下,窗外樹葉無力地垂著,地上冉冉揚起縷縷輕煙,空氣靜默地像已經凝結了一樣。然而九月悄悄走來,輕輕踏在掉落地面的枯枝上,啪地一聲驚醒了夏天。夏天望了九月一眼,心裡知道這一季將結束,是該走的時刻了。

  但是九月在夏天要告別前,總不忘複習一下夏天特有的熱情。也許他一見到你就迅雷不及掩耳地給你一個緊緊的擁抱,也可能是令人措手不及地就和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陷入了愛河,那愛情的稠度一如炎夏午後那悶熱令人幾欲發狂的空氣般窒息了你我。

  那盛夏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午後雷陣雨,在九月身上也是偶可見之的。也許只是街上雙雙對對的情侶觸痛了他深埋心中的傷口,讓他想起了那個天上白雲蒼狗、地面綠草如茵,隨著煦煦和風吹來陣陣知了呼喚的午後,想起了那牢牢與自己的手交纏在一起溫潤卻又略帶粗糙的大手,那曾經緊緊擁抱著自己堅實的臂膀與胸膛,那總是讓他心神皆醉失魂落魄的厚紅嘴唇,以及那滿腮鬍渣總帶著淺淺笑意的臉龐。

  於是溫度驟降,烏雲密佈,街上行人還來不及穿起雨衣撐起雨傘,就被那豆大般的雨點淋透全身,寒風襲體宛如置身冷凍庫,而那連聲霹靂轟然響起便似要將魂兒劈散一般。就在心神不定,還不知道要不要憤怒的當兒,卻見雨停風止,雲開日來,一切又如舊了,不同的只有地上的小水塘,和掛在微笑的九月眼眶旁那依稀可見的淚痕。



Thu Sep 25 09:15:53 1997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