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還是發生了,雖然誰都沒想到。

  新聞播報著南臺灣下著罕見的豪雨,許多地方積水成災,行政首長們又在指示檢討加強防洪措施。而最令我震撼的,不是水深幾尺,抑或是交通停頓,垃圾隨水漫流,而是那從小就在我心中一直有著特殊地位與情感的神木,終於走完他生命中最後的旅程,倒下了。

  「臺灣有個阿里山,阿里山上有神木......」從小我就知道阿里山上有棵好大好大的神木,他已經活了好久好久了,比爺爺奶奶還要老。於是我小小心中就有個願望,有一天要去看看這棵好大好老的神木,看看是不是跟爺爺奶奶一樣有白頭髮,有好多皺紋。

  可是這個願望一直都沒有實現。

  上國中時,終於有個機會上阿里山玩了。這時的我早就知道樹是沒有白頭髮的,樹皮的皺紋跟爺爺臉上的皺紋是不同的也不能相提並論,更知道他有三千歲的年紀比爺爺老太多了。可是那都沒有影響到神木在我心中的地位。一個延續了三千年的生命,是多麼令人崇仰啊!於是我以朝聖的心情膜拜了這個被稱為臺灣象徵的巨木。

  專科時又有了個機會再上阿里山看他了。我參加了溪阿縱走活動隊,阿里山是必到之地,神木也當然是必去參觀的景點之一。於是我又再度站在鐵軌上,以同樣的角度心情仰望著他。幾年來,他容顏未變,仍是那般地高大粗壯且令我感到敬畏。然而我卻已經知道,其實神木早在民國四十五年時就因為被雷擊中起火燃燒而結束了三千年的生命,縱然人們撲滅了火仍挽不回逝去的生命。只是他仍然用盡最後一滴生命的力量,固執地聳立著。對我來說,那樣我就可以認定他還活著,只是不再生枝長葉罷了。

  之後,日復一日,我始終沒再回去看看他了。約好了一個人要去看看的,卻終究還是失了約。於是偶爾看到神木的照片報導,就會回到心中的那年夏天,看見神木,看見我,也看見他。

  這一年,終於有個他陪我上阿里山看神木了。他風采依舊,神木頂上那些後來移植上去的與原先附生在上的植物欣欣向榮,常讓不知情的旅客誤以為那是神木的枝葉。而我,還是仰望著他以同樣角度同樣敬畏的心情。

  然而,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完整的神木了。

  仲春的阿里山上櫻花仍盛放著,微寒的晨色輕輕顫抖。鳥聲啾啾水聲淙淙。一路上我們閒聊著,自然也聊到了神木。我說其實神木已經有些危險,聽說有些傾斜了,不知道會不會倒。只是沒想到竟然一語成籤,事隔三個月不到,就在這麼一場罕見的大雨中,他倒下了,而且還是從中分開裂成兩半而倒。

  極度慘烈。

  新聞報導中分析神木下的原因是說因為這場豪雨造成原本就已經呈腐朽狀態的樹幹無法承擔大量水份,加上近日山上風大,才造成由兩棵樹合抱成的神木其中一棵傾倒的慘劇。我當然知道新聞的分析是對的,只是心中仍不免想像,那是神木這位英勇的戰士在長年抵抗敵人的情況下,終於因為將寡兵稀且補給全無而不得不敗,且敗得轟轟烈烈的,要讓人知道他絕不甘心,知道他寧死不屈。

  然而他仍會在我心中存活著,不斷地抽芽生葉,不斷地茁壯,他仍會是我心中那位高大粗壯永不屈服的戰士。

  但是那又怎樣呢?神木終究倒下了,一切都已結束。

  安眠吧,神木。



Tue Jul 8 03:32:31 1997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