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熱的午後,人人揮汗如雨,空氣濃得化不開,稠到連平日吵人的喇叭聲都像隻小狗無力地搖著尾巴,輕聲細語地吠著。

  忽地一聲巨響,大家都嚇了一跳,卻是打雷了。

  天空迅速變暗,雨滴如雹般沒頭沒腦地狂落而下,行人們紛紛走避,生怕成了落湯雞。我也跟著大家躲到騎樓下,不知道該生氣還是好笑地看著天空,順手撥落那些還在我髮上、臉上及衣服上留戀不肯離去的雨滴。我輕嘆了口氣,知道這場雨一時半刻是停不了的,遂轉身入了書局,心想逛一逛書局也不錯,反正許久未曾仔細地看書了,偷個空看看也是好的。暢銷小說、工具書、雜誌。嗯,好一陣子沒看牛頓了,就看看吧!

  意外地,我想伸出去拿起牛頓的手竟沒伸出去。因為,我看到了你;而你,正似默契絕佳地抬起頭來與我對視。

  我感到一陣昏眩。

  可是我絕不能有半點異樣落在你眼底。於是我勉力保持鎮定,將手伸向目標物並且取回,翻閱了起來,就像看到的是個陌生男子般地全無反應。我知道你很訝異看到我,更訝異我竟然一副不認識你的樣子,於是你便以為是自己認錯人了,但仍不時地偷眼看我,想多確認些。

  我知道的,我通通知道。

  可是我不能,不願,也不敢。最明確的說法是,我內疚在心,沒臉與你相認。

  我的小王子,你能了解嗎?

  原本我以為已經把你藏在心底深處,以為自己都快忘了你的容顏了,卻在這樣的偶遇下如此鮮明地又活了過來。一切,就像剛剛才發生的一樣。


Fri May 9 02:50:11 1997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