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著路上稀稀落落的車燈如流星般飛來竄去,而天際亦只孤星幾顆陪伴著我。

  你沒來。

  自從決定要跟著你的那天起,我就不太寫日記了。那對我來說並不是種抒發,反而會讓我想你,更想著你呵。就算寫了又如何呢?記下每個等待的日子,留著日後好好溫習那份甜蜜的痛苦嗎?不,絕不,這樣的苦楚一次就夠了,沒有必要日後看著這許多傷心的篇章不斷地自虐,那會讓我更沈溺於愛你的深淵而無法自拔。

  晚了,是該睡了。望著窗子,映著的是一頭亂髮,滿臉鬍渣的自己。下意識的以手梳了梳頭髮,卻依然雜亂如舊,打結著,糾纏著,讓我無法梳開。有形的我都無能為力了,更何況那無形的呢?作繭自縛,誠可笑也,可是我又無力抵抗。唉,我想我再也掙脫不開了。

  我不在乎你還有他,我也不在乎你必須把重心放在他身上,究竟對你來說,我總是個晚到的,晚到的情夫罷了。沒關係,什麼都沒關係,只要我還可以擁有你,就算要與他分享,我都無所謂。

  可是等待令人不安,令人疲累,令人憔悴,令人枯萎。

  而今夜,你終究沒來。



註:取材自辛曉琪「愛上他,不只是我的錯」專輯單曲"情婦"


Wed Jan 8 04:49:50 1997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