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天空中懸著一輪明月與點點星光。空氣中有著淡淡的冷冽,與微微的輕風。現在時刻是四點五十分,而我,正走在臺南市一條無人的街上。

  天際猶未轉亮,遠處已傳來幾許鳥鳴,路旁偶有呼嘯而過的車輛,樹葉被風輕吹著,沙沙,沙沙,好不擾人。是啊!這般寧謐的末夜,是應該屬於寂靜的。

  走到了車站,看看時間還早,於是隨意買了些包子飲料充作早餐,順便看了看書。7-11的店員仍辛苦地工作著,整間店就只我一人是不生產只消費的,心中有點心虛。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買了票上車,找了個座位坐下來。時間還早吧!長長的列車只零散地坐了幾個人。東方有些白了,整個城市的色調被襯得灰灰暗暗的,尤其是那暗紅的底色。

  火車開了。出乎我意料外的,火車開得並不快,那獨特的節奏聽來竟如從天邊傳來一般,模模糊糊地,模模糊糊地滑出了文明產生的根據地,視野卻是驀然開闊。

  其實也並不開闊,不知何時起的薄霧將遠近都給籠罩著,將所有的景色都給加上了一層神祕的輕紗,愈遠愈顯得飄渺。隔座的阿伯早已閉上眼睛,雙手環抱去夢他的二度周公去了,前座的中年人翹起二郎腿,專心地看著早報。車窗外的燈火閃著,跳著,迷濛著。

  空氣中有一股香味。我知道那是前幾個座位上那個年輕學生的味道,可是我卻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是香水啦!可是是什麼牌子的呢?實在是不知道。我熟悉的味道,無非是這種鄉下才聞得到的味道吧!這種混合了豬糞、肥料、青草、稻子,以及土地的特有芬芳,是我記憶中最深沈的一部份。

  遠山隱隱。薄霧中列車緩緩前進。一站過一站,人來復人往。天際泛起一片魚肚白,原有的寧靜慢慢散去,人們忙碌的一天又要開始了。看著學生們蜂擁而上,尋找自己的一小塊空間,看看書,聊聊天,或是打個盹兒,然後在目的地蜂擁而下,然後再換另一批學生,重覆又重覆,竟像沒個終止似的。

  列車總會有終點的,慢慢的,又滑進了另一個人文薈萃之地,薄霧也冉冉消失於晨曦中。該下車了,我想。總是要下車的啊!我不能賴著不走,我跟這列列車的緣僅只於此,跟這列列車的乘客也就這點緣份,緣盡當散,理之所然。走出車站,我卻知曉,我的心哪,已隨著那薄霧中的列車,在無止盡的時間中悄悄隱沒....



Sat May 4 02:56:18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