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些綜藝節目後,你提議到街上走走順便買點東西飲料回來吃。於是我們又投入那有點迷濛的九份的夜色中。也許是夜吧!覺得同樣的路好像變長了,走起來有點遠。你笑我的敏感,「沒有啊!哪有比較遠!」你用你特殊的語調說著。同樣的路當然並沒有變長,我想是因為你在我身邊,所以時間與路程都被我的感覺給延長了吧!

  時候也不早了,兩旁的商店有些已經開始準備休息了,小吃店更是只剩幾間。在7-11買了一些麵包洋芋片及飲料,你又買了幾塊包著蘿蔔絲或是紅豆餡的粿。「這麼多東西你吃得完啊!」「我吃不完還有你啊!」「啊!哪有這樣的啊!」

  我們穿過狹窄略黑的巷道,猶如穿過熱帶雨林一般,兩旁的建築物竟隱然成為那高聳入雲的巨木,你我不由自主地緊抱對方緩緩往旅社走回去。回到房間裡,打開了電視,你提議說要玩撲克牌。「好啊!」然後就開始玩起來,九九、雙人橋、羅宋、超級大老二,時間就這樣在我們的歡笑中流逝,轉眼已經午夜一點了。午夜的寧靜讓隔音不佳的房間明顯地露出缺點來,鄰房的嬉笑聊天聲如在身旁。

  你有點累了,把電視關掉後,整個房間充斥著他們的聲音。「隔壁好像都是男的耶!」「對啊!」「晚上看到好像是兩個!」「三個啦!」「他們會不會也是啊!」「說不定喔!」「那你去找他們過來,我們來玩大鍋炒吧!」「你去!這種事我才不做!」「你去!」「你去啦!」「好啦!都不去!我們該睡囉!不然明天就爬不起來了!」「嗯!那我要抱著你睡!」兩個人都躺下來,你緊緊抱著我,用你的舌輕吸著我的耳垂。「不要啦!會被隔壁聽到!」「聽到就聽到,最好他們聽到了然後過來一起玩啊!」「你這調皮鬼!」你仍然肆無忌憚地吻著,摸著,輕易卸下了我所有武裝。

  你舔遍撫遍我的全身,將我燃起,然後手口並用地企圖累積能量將晴天轉變成暴風雨。就在變天的過程中,我就像一隻漂流海上的小舟,由原本的風平浪靜,慢慢被這變化的天氣所激起的風浪給搖晃起來,最後更是處於狂風暴雨巨浪的侵襲下,而我的呻吟聲早已不受控制地四處流竄。越拋越高,越拋越高。最後一道伴隨著巨大雷聲的閃電落下,一切驀地歸於平靜,只剩下我的喘氣聲。

  你收拾一下殘局,心滿意足地乖乖躺下,在我耳邊說話。「你叫得好大聲喔!不過我喜歡聽!你看隔壁的都為了聽你的聲音所以都不說話了!」果然,隔壁房間已經聽不到聲音了。「是被我嚇到的吧!」我們兩個就笑了起來。「不知道他們明天看到我們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說不定很崇拜我們喔!」「好啦!該睡了!」於是我們就在雨滴伴奏的催眠曲中緩緩入睡,帶著滿足的笑。

  睜開眼睛一看,房間裡早已充滿著陽光,窗外鳥兒鳴唱不休,昨晚的雨早已停了。「起床了!還睡!賴床蟲!」「你才是!」盥洗、整理東西後,我們決定吃個合併餐-反正昨天吃太多了,根本就還不怎麼餓嘛!走出房間,正巧隔壁房的人也正好要出來,於是我們理所當然地牽著手,肩並著肩離開旅社。「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說!」「說不定他們也是啊!那就沒啥好玩了!」

  走在街上,隨便找了間早餐店吃-其實也不早了,人家都要收了呢!吃完後,你就帶我去「悲情城市街」逛逛,你說悲情城市很多幕都是在那裡拍的。「可是現在都不是以前那樣了!」你補充說。是啊!沒有想像中斑剝的房子,古色古香的裝飾,看到的多是鮮艷簇新翻建的房子,整條街道掛滿了各種招牌。「這幾年九份變得太快太多,早就不是拍片時那樣了!」我聽得出來你話中的一絲遺憾與惋惜,但是這是個很弔詭的問題不是嗎?遊客湧入使得九份飛速地現代化,而遊客卻要九份停留於古早時候讓他們參觀,不是很奇怪嗎?不能阻止遊客來九份,卻也不能禁止九份發展,這是不是一個兩難的問題?「不知道耶!」是啊!這本來就是個無解的問題,本來就註定是個遺憾吧!

  走到路口,我們知道是該告別九份的時候了。在站牌下等客運車來,趁空將九份再瀏覽一遍。只見九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白雲從青山頂上緩緩飄過,飄向遠處那蔚藍大海。我們都知道,這一刻的九份,不管他是新是舊,是現代是古老,都已經是我們記憶中共同的一部份了。



Mon May 6 00:55:15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