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坡來,時間也不早了,想再找到路走到那片草原似乎已是奢求,於是我們就攜手走著,反而落得輕鬆。一邊踱著,我們一邊聊天,聊的題材可以是天文地理,可以是人文歷史,可以是政治理論,更可以是感情朋友,以及你我身邊的瑣事。

  「我覺得你的聲音很好聽耶!就像....就像爵士樂的感覺!」這是你前一陣子對我說過的話,我當時感到十分有趣復可笑,怎麼會有人用爵士樂來形容說話的聲音!我只知道你很喜歡聽我的聲音,可是你大概不知道吧!聽你的聲音才是享受!為了要多聽到你的聲音,所以我更是要多說多問,這樣你才能多說幾句話,讓我膩在你如酒的音符裡。

  「你會不會累啊?坐一下吧!」路旁就是小陡坡,有著看得出已經有些歲數的欄杆圍著。「好啊!正好可以看看海!」有些風輕拂著,旁邊兩棵不知名的樹輕輕哼著歌,節奏與風正好相合。我們又漫無邊際地聊著,不管輕鬆的嚴肅的話題,被我們交談起來就都滿像一回事的,講到開懷處就是兩個人哈哈大笑,絲毫不顧我們仍在街上的事實。

  「你看!松鼠!」你急忙轉身過來看,「真的耶!好可愛喔!」於是我們看著牠在樹上跳著蹦著,忽然停下來東張西望一番,再繼續跳著蹦著,然後猛然一跳跳到另一棵樹上,跑掉了。「我家那邊的公園也有松鼠喔!我看過!」「真的啊!」「對啊!」這個可愛的小東西,牠是因為你所以才跑掉的你知道嗎?因為你比牠可愛多了!

  時間漸漸晚了,太陽早就躲到山後了,而雲也漸漸佈滿天空。「你會不會冷?」「有點。」「那我們回去吧!休息一下再出來吃晚飯。」「好啊!」

  在走回旅館的途中,我們發現了一張貼在牆上的九份旅遊簡圖,於是我們研究起來:「你看,這是我們剛剛走過的廟,所以我們應該在這裡,旅社應該是在這邊,7-11在這裡。」「那間是我們剛剛走過的國中了。」「對啊!」「悲情城市那條街應該是從這邊走了,我明天帶你去!」「好....」話沒說完,忽然有人刺我的屁股,我嚇了一跳便回過身來,原來是個約五六歲的小孩子。

  「有什麼事嗎?」我很疑惑地問他。「屁屁....」小孩子口齒不清聽不懂他說什麼,於是我轉過身繼續看圖。「嗯?」這個小孩子又刺了我一下屁股,還正中紅心!我有點哭笑不得,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小弟弟有什麼事?」他還是依依呀呀地不知道說什麼。「不可以再刺了喔!」小男孩似懂非懂地。「不可以刺這裡喔!」他還是一貫作風,弄得我倆束手無策。忽然小孩子自己跑掉了,原來是遠處母親在呼喚。於是我倆如釋重負,草草看了圖便回旅社,免得那小孩子又纏上來,那我的屁股就不保啦!

  回旅社休息了一下,天也黑得差不多了,最讓我們注意的是-下雨了!窗外叮叮咚咚的雨聲正傳遞著這個訊息,不過雨下是下著,飯還是要吃的啊!還好有帶傘來,不然這下就慘了。「還被你猜對了,知道要帶傘來!」「這邊的天氣就是這樣嘛!」我們撐著傘緊緊地靠著,我乾脆伸出手來將你抱著,這個下雨的夜晚正好提供了我們一個光明正大在街上抱抱的理由,也許說不定這一幕會在未來的白天看到呢!

  隨便找了家麵店吃了碗麵。「好像還沒飽的樣子。」「那再去吃魚羹好了!」於是又吃了碗魚羹。「唉呦!好飽喔!」「我也是啊!」「那芋圓就明天再吃好了!」「嗯!」於是我們快快樂樂地走回旅館。「你看!」「什麼啊?」你從房間跑出來問。「很漂亮吧!」「對啊!」既已入夜,九份便理所當然地用燈光來點綴自己,遠方的漁港則用不同顏色的燈光來裝飾自己,看來華麗多了!不過在細雨濛濛的輕紗下,一切只剩下靜甯,所有凡事俗務都沈澱下來了。



Mon May 6 00:46:39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