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陽光透過窗口的百葉窗,懶懶地瀉了進來,在房裡染了一塊塊的光影。閒來無事,我端了杯咖啡,走到窗邊的茶几旁坐下,靜靜地透過百葉窗的縫隙,看著窗外川流的人車。

  咖啡杯中冒著縷縷輕煙,我用湯匙轉了轉,那細微的泡沫便隨之轉成一圈圓,不停地轉著。輕輕喝了一口,一陣苦味隨著熱熱的汁液充滿整個口腔。苦吧!沒錯,滿苦的,但這算什麼呢?這樣的苦化入口中不久就漸漸消失了,而我心中相思的苦要何時方止?

  想著你在遠地為學業辛苦,每天有這多的書要讀,有數不清的報告要寫,甚至還要隨時應付同學的邀約與請求,呵!你是個大好人哪!又怎麼好說不呢?可是這樣卻苦了你了,你的時間常常就這樣被分割成許多小塊,而你卻還要把最大的一塊留給我,常常為你想著就替你感到難過,真恨不得把我的時間分一些給你,這樣我才能讓你有多一點的時間去讀書,去寫報告,當然還有想我....

  又輕輕喝了口。苦?是啊!還是一樣地苦。每次你都打電話來說想我,說愛我,我在電話這頭都常常感到又甜又苦。苦啊!為什麼你不能常在我身邊?為什麼我不能常在你身邊?為什麼總是在週末的短短日子中我們才能見個面說一說連日的相思之苦?常有個衝動要與你同住,但一想到現實面的不可行就不免感到沮喪,你是個住宿的學生啊!你有學業的羈絆,不像我無事一身輕啊!我又怎能因為貪戀與你相處而誤了你的學業呢?不可以,這絕對不可以....

  再輕輕喝了口。同樣的苦瀰漫著我的身體。你常常在電話裡說著要蹺課到高雄來找我,總是被我拒絕了。可是天知道我多想見你啊!我真恨不得能永遠待在你身旁,這樣我的心才能得到平靜。可是我卻不得不狠下心來要你乖乖地別蹺課,要你一定要把書讀好,甚至要求你不可以被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了解我的苦,我是真的愛你所以才希望你能夠好好地定下心讀書,我不想要你為了我而毀了自己大好的前程,這樣的苦我只好自己默默吞下,不願意讓你知道....

  拿起杯子,我猛然將所有咖啡一口喝盡。排山倒海的苦就這樣淹沒了毫無防備的我。躲不過,真的躲不過。既然躲無可躲,又何必要躲?慢慢將口中的苦化盡,卻漸漸感到絲絲甘味散了開來。我躺了下來,慢慢地享受這若有似無的味道。你啊!真是個害人精,就這樣讓我魂縈夢繫地,無時無刻不想你。可是我願意啊,我真的願意,若要我不想你,反倒會讓我更痛苦。我寧可想著你的臉,想著你的笑,想著你的吻,想著你的擁抱,想著你的味道,想著你輕輕在我的耳裡說愛我....



Fri May 3 03:35:37 1996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