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墾丁。我愛她,並不是因為她是國家公園,有著稀有的動植物,而是那屬於自然的一切:那蔚藍的天空,那油綠的森林,那遼闊無涯的大海,以及那永不缺乏的陽光。當我第一次到墾丁時,就已經被那迎面而來的美景給迷住了。從此之後,我就像瘋子似的,每個寒暑假必去。而在上課期間,只要能找到長假,也必去墾丁報到。所以啦!老姊就取笑我說:「咱們小老弟談起戀愛來啦!三天兩頭地往墾丁跑,倒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呢!」

  玩墾丁要有足夠時間。有了足夠時間,才能透視墾丁的美,領略墾丁的靈氣。找一片無人的沙灘,靜視天上浮雲匆匆飄過,靜視海上白浪緩緩推來;或是捲起褲腳,輕輕踏在那深藍綢緞雪白的花邊;或是與沙上螃蟹玩一場捉迷藏;或是彎腰低頭,尋找那純白無瑕,或奇形怪狀的貝殼。找一片廣大的草原,靜坐樹下,任那輕風吹拂;或是靜臥草原上,聆聽蟲鳴鳥叫,然後再好好睡上一覺。爬上大尖山腰,看山下一片翠綠,牛群漫步在草原上,遠處青蛙石縱跳入海的模樣,栩栩如生。坐在佳樂水的奇岩怪石上,看那激起的浪花,水池中陽燧足的長足緩緩揮動。或者,也可以坐在關山頂上,吹著海風,遠眺大海,看著夕陽西下時,順手在海面上撒滿金光,舖成一條金光大道;波光映照下,連天邊浮雲見此美景都不禁紅了臉頰。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悠然神往,驚訝墾丁那數不盡的景色。

  然而,墾丁的景色僅是如此嗎?站在貓鼻頭上,傾聽波濤拍岸,看漁船滑過海面,劃出兩道白線,漸行漸遠。坐在龍磐公園的草原中,等待太陽從太平洋中升起。水鳥悠閒地在龍鑾潭波光蕩漾中游著,或者振翅高飛,遨遊空中,再輕輕巧巧地落在林中。換上泳褲,投入海的懷抱裏,恣意享受海水與陽光的味道。到森林遊樂區裏做一趟知性與感性之旅,那奇妙莫名的仙洞,難得一見的銀葉板根,都令人嘖嘖稱奇。遠望太平洋,極遠處天水交會,朦朦海霧中蘭嶼隱隱浮現,如同一艘大船在海中漂流。一陣大雨過後,陽光普照,舉目所及,藍的更藍,綠的更綠,青的更青,白的更白;色彩之鮮明,讓在水泥森林中早已習慣了灰暗色調的雙眼一齊復活,重新接受這本屬自然的原色。

  夜晚的墾丁別有一番風情。站在海邊,海風帶著海水特殊的鹹味呼呼地吹來,聽著海潮低沉緩慢的拍岸聲,不自覺地自己的呼吸也跟著低沉緩慢起來,將平日緊張過度的精神鬆懈下來。躺在柔細的沙灘上,望著天上一輪明月毫不保留地潑下一片片銀光;然而這一片片銀光照在身上,全然不同於陽光的炙熱,只讓人感到絲絲涼意,在海風吹拂之下,那涼意就偷偷地鑽進細胞裏,令人不自禁地冷了起來。

  墾丁也是個極好的觀星地點。夜遊墾丁,隨便找個沒有燈光的空地,抬頭一望,便是滿天數不盡的星星在眨著眼,夏天的天蠍、天鵝、織女、牛郎,冬天的獵戶、金牛、雙子、天狼,都是極為顯眼易認的;而天際一帶銀河,朦朦朧朧,若隱若現,更勾起了無限幻想。忽然間天邊一亮,流星!只見那道亮光一閃即逝,根本還來不及許願,就只在眼底留下淡淡殘痕,徒留一絲遺憾。

  墾丁適合任何季節去,因為她懂得如何裝扮自己,懂得如何利用四季不同的氣候來展現自己迷人的風采。無論何時,她總是綻開笑靨迎接人們的到來,然而人們卻似乎不能好好地珍惜她:當假日時那長龍般的車隊帶來了空氣污染,那螞蟻般的人潮帶來大量垃圾;人們隨意在海灘上燒營火,染黑了湛藍的海洋;捕捉飛鳥潛魚,燒烤來吃;把千萬年方形成的鐘乳石拿去賣錢,更慘的是海中極為豐富豔麗的珊瑚也慘遭白化死亡的命運,令人十分惋惜。站在海邊,望著孤立著的船帆石,我不禁向大海許願,希望她那純真自然的景色能永遠保存下去。

  是的,永遠保存下去。

  因為,我愛她。

  永遠愛她。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