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那樣一段刻骨銘心。是你,修。

  這本男灣,靜靜地擱在鍵盤旁,被一堆資料與書籍壓著也不知道有多久了。今晚我把它找了出來,其實也不是真的想要看,而是因為…因為你。

  因為在遊行的隊伍裡,我看到了你。

  說久雖不久,但對我來說,卻好似真的隔了很久很久沒看到你了。我想也快一年了吧。

  我很想你,修。

  看你在遊行隊伍中走來,我歡喜之下忘形地向你揮著手打招呼,絲毫沒想過要是你不理我的話該怎麼辦。幸好你也向我揮了揮手,免除了我尷尬不知所措的窘境。

  你還是那麼的…那麼的可愛,那麼的亮眼啊!如同那天我們初相見。

  結束了MSN上的聊天,我騎著豪邁直奔你家。半夜三點,路上人車稀少,平常要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僅用了20分鐘就達陣,還包括了找路的時間。

  「啊!這麼快!好,你在轉角的7-11等我,我下去接你。」你驚訝地說。過了好一會兒,你走出來了。「對不起,東西上來了所以比較慢一點。」你帶著歉意地說。「沒關係,我看就知道了。」我笑著。

  雖然是半夜,但你身上真的像是散發著陽光,照亮了黑暗,照亮了我。

  沈重的節奏敲打著,迷幻的音符漂浮著。我們摸索著彼此,熟悉著彼此。你的嘴唇不肯停歇地吸吮著我的嘴唇,我的耳垂,我的乳頭。我只能強忍住不發出聲音,卻總是會失控地呻吟著。

  火熱的四周,火熱的你我。我早已分不清是誰點燃了誰。

  各補了半件東西後,你忽然拿了男灣這本書出來。「看過嗎?」「沒有,不過早就聽說過了,沒機會看。」「那借你帶回去看。我很喜歡這本書!」你茫茫然地說。「好,遵命!」我邪笑著。

  惡狼撲羊。這隻可愛又帥氣的小綿羊在大野狼懷裡恣意地享受著茫茫然的愉悅與被疼愛的快感。「啊…你好棒…我好久沒這麼爽了…啊!」小綿羊喘著,低吟著。大野狼更加賣力地取悅著小綿羊。看到小綿羊滿足的臉龐,大野狼什麼都可以付出,什麼都願意犧牲。

  I'm flying away
  Running like the wind
  As I chase the sun (註)
  「我好喜歡這首歌。」我說。你緊抱著我,雙唇又搜尋過來,將我的嘴緊緊封住。

  Yes.I'm flying away as I chase the sun.
  你就是我的太陽,我的修。

  攔下了你,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猛然想起了男灣,我衝口而出:「書我什麼時候拿來還你?」你揮著手,趕上遊行隊伍,半喊著:「你再跟我連絡!」

  可是,修啊修,你願意再與我連絡嗎?

  男灣的作者墾丁男孩說,永遠沒有人了解我的悲哀是怎麼一回事。我想,連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的悲哀是怎麼一回事,再見到你之後,竟是這麼不上不下,不清不楚地。

  至於你是不是有那麼一點悲哀,就更不會有人了解了。

  我頹然地放下男灣。忽然,我很想很想去墾丁。那是我答應帶你去的地方,那是我的後花園。或者該說,是我的祕密花園。十月,正是墾丁地區的賞鷹期,滿天都是灰面鷲的英姿,好不壯觀。

  也許,我就像是那鷹。再怎麼飛,再怎麼追,卻總是追不到太陽,追不到那不屬於我的,修。



註:Planet Funk 的 Chase The Sun,電子舞曲界的經典國歌之一。聽電音或是跑夜店的人要是沒聽過的話,等於是白混了。

本文原載於撒旦的WONDERLAND@魔界第六層

創作者介紹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