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及時唸完咒語,短杖上八色光芒猛然一亮,八色分離光芒竟融合成各色混雜的光團,無聲無息地往外擴張。瞬息之間光團與旋轉著的黑白光球相觸,竟沒發出任何聲息。但爆炸威力實在太過驚人,地上已深裂開來並凹陷出一個巨洞,附近所有事物竟完全消失。就在光線明滅間,只聽得一聲慘叫,淒厲無比。

  待得老人轉醒,才發現已身在數里之外,位於一個巨大深洞的邊緣不遠。想來這個深洞就是兩個毀滅性法術留下的遺跡了。

  老人掙扎地坐起身來,卻看不到兩位戰友何在。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殘破,連樹林都被夷平,就更別提人跡了。老人抬頭望著天空,淚水由雙眼中滾滾而下。



  房間裡一片靜默。良久,龍王方開口道:「原本....我也以為他死了。」忽然間龍王大笑:「原來是躲起來教徒弟!」瑪奈絲輕輕一笑:「老師知道那個人一定沒死,所以必須先找個地方躲起來養傷並思考對策。為了怕他的爪牙找上門,因此未與其他人連絡,請龍王見諒。」

  龍王笑著說:「這老小子,這麼會躲,還怕誰找上門嗎?」轉頭向著維兒說︰「維兒,你就說說你知道的部份吧!」維兒點了點頭,輕輕地說:「好的。」



  精靈拼上了僅剩的所有法力,幻出一隻四元素箭射出,卻被白衣男子以聖光防護破解掉。精靈只覺得身子一軟,只隱隱約約感到身子一震,便失去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精靈終於醒來。眼睛一睜開,只見身旁滿目瘡痍,一片凌亂,到處都是被連根拔起的樹木。遠處則是空曠一片,看不到任何生物。

  精靈扶著身旁倒著的樹木站起身來。她並不知道在她暈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道為什麼會身處現在這個地方。她也看不到兩位戰友在哪,不曉得兩位戰友是生是死。精靈沮喪地坐在橫倒著的樹上,她甚至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她低著頭看著腳邊,才發現自己其實傷痕累累,這才感覺到痛,趕緊使用水系的治療術,簡單地替自己止血療傷。將各處傷口大致上處理好不再流血後,她才忽然想起:「我不是魔力都耗盡了,怎麼還能使用水系治療術?」

  她心念一動,伸手拿下額頭的白水晶額飾,卻發現已經變成四色水晶,光彩流動,好不迷人。這個水晶飾品向來都是上一任族長為下一任族長戴上,說這是精靈族長的印記也不為過。

  她知道是這個額飾裡的神奇力量救了她一命。不過,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白水晶變成了四色流轉不定的彩色水晶。也許是因為她早先不要命地使出四元素光箭吧!畢竟自從有記錄以來,這也只是四元素光箭第二次被成功施展出來。

  是因為同時施展四元素魔法的影響,使得這個水晶釋放出驚人的力量保護著她?精靈現在只想趕快回到族裡與族人商討未來該怎麼辦,這個問題等以後再去傷腦筋吧。



  龍王聽維兒說完後,點頭說:「這個假設很有可能,我在最後的一瞬間的確有見到一團四色光球。」維兒聽了若有所思。龍王又說:「就是你額頭上的這個水晶吧?」維兒點了點頭。「現在怎麼恢復成原來的透明了?」龍王好奇地追問。「我們找到可以遮蔽水晶光芒的魔法,把彩光隱蔽起來了。不然彩光太過強烈,難免會引起麻煩。」維兒輕聲地道。「原來如此…」瑪奈絲輕聲地說著,龍王也點了點頭。

  「好了,該我了。」龍王看著賽爾頓,說:「這件事我從來都沒跟你們提過,你就聽聽吧。」



  金鱗巨龍見噴出的烈焰被白衣男子的水柱抵消,心知不妙,全身金紅色光芒迸現,眉心間出現一個龍形印記,發出一波波強烈無比的金紅光氣籠罩著巨龍。

  就在此時,一道悍霸無比的震波傳來,將巨龍身上的光氣震碎四散,巨龍一聲未出地就暈了過去,還不知被拋到多遠的地方才落地。

  巨龍緩緩地睜開眼睛。一片寂靜。仗著最後使出真龍印,硬是擋掉這兩個法術的大半威力,要不然這下恐怕要永遠躺在這邊了。

  其實巨龍不知道的是,要不是因為老人並無法真正發揮該魔法的威力,這下恐怕不是躺著,而是根本找不到屍體了。

  不過話說回來,無法發揮真正的威力就已經這樣,那真正的威力到底是....

  巨龍休息了一下,又變化成人形。眼前一片荒蕪,往前走去不遠處就是一個不知道有多大的深坑。「這到底是什麼法術?也太誇張了吧!」金髮男子暗暗心驚。

  附近幾里的地方已經全毀。金髮男子雖然還想找尋同伴的蹤跡,但身上傷勢雖不致命,卻也不能拖延太久。看老人施展的這個法術威力如此驚人,那人想來一定也受傷甚重,不然怎會放過將他們一一殺死的良機。金髮男子當下決定先回族裡療傷,再派人找尋同伴的下落。



  「幸好我決定先回族裡,要不然就慘了。」龍王說著,並看著維兒:「我想,拉絲黛兒一直沒來找我,應該也是跟我遇到一樣的問題才是。」維兒點了點頭:「族長她回到族裡後,因傷勢沈重以及魔法消耗過大,有好一陣子無法走動,直到這幾年才有辦法慢慢行走,身體恢復狀況也好了些,魔力也恢復得差不多了。」龍王聞言點了點頭:「這就是了。」

  「父王當年回來後沒多久就閉關,難道跟這件事有關?」年輕的二王子賽爾頓問。「是啊…」龍王喟然:「雖說我受的傷不致命,但當時為了保命,我使出了以我的功力本不該使用的龍族絕學真龍印。這後遺症當時雖沒任何感覺,卻在我回來的途中漸漸發作。我的功力竟漸漸減退。」

  「啊!難怪父王交代事情後就匆匆到神殿去閉關了....」賽爾頓恍然大悟。「二王子難道完全都不曉得此事?」瑪奈絲略感驚訝。賽爾頓臉紅了紅:「是啊,我到現在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龍王笑著說:「這事我們都沒對外公開,為的是怕引來其他心懷不軌的人,而我們暫時又沒能力應付。妳的老師應該也是這麼想,是吧?」

  瑪奈絲想了想,說:「我想也是。老師他應該也受了很大的影響,在高等魔法的使用上似乎有些力不從心。我想應該是使用了那個魔法的關係。大概也是為此,老師他日常生活都很隱密,一直到那天晚上....」

  龍王插口問道:「雙月變色那個晚上?」瑪奈絲點頭:「是啊!」龍王又問:「那他…他怎麼說?」瑪奈絲不答,只望著窗外,想起了那晚老人說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