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瑞拉像怕亞伯跟丟了似地,緊緊抓著亞伯的左手,走進了不遠處一間酒吧裡。一走進門,夥計看到甘瑞拉就像看到上司長官一樣,馬上滿臉笑容趨前迎接:「三少爺今天帶新朋友來啊!」甘瑞拉懶得跟他多說:「我要隱密一點的座位,上等美酒跟一些下酒菜。」夥計連聲說道:「沒問題沒問題,三少爺請跟我來!」說著夥計帶著甘瑞拉跟亞伯走上二樓的一間房間裡:「三少爺請坐,酒菜馬上送來!」並帶上了門。

  甘瑞拉自己拉開了椅子坐下,向亞伯說:「坐吧!這裡我是老顧客了,熟得很,他們的酒菜都相當不錯,你一定會喜歡的。」亞伯笑著拉開椅子坐下。甘瑞拉笑著說:「剛剛謝謝你啦!要不是你幫我治好他,到時候要是又被報上去說我傷了人,免不了又要被罵了。」亞伯聽了覺得好笑:「聽起來你好像常被罵,被罵到怕了?該不會你一天到晚都在跟人決鬥吧?」甘瑞拉一陣大笑:「冤枉啊!這些決鬥都不是我找的啊!都是別人自己找上門的,我也是無可奈何啊!」「原來你是受害者,不過功夫不錯喔!三兩下就擺平對方!」甘瑞拉臉上微紅:「沒有啦,我的功夫還不到家,別取笑我了!」

  這時門上傳來敲門聲。「進來吧!」甘瑞拉說。原來是剛剛那名夥計端著酒菜來了。夥計將酒菜放在桌上,向甘瑞拉略彎了一下腰:「三少爺請慢慢享用!」說畢轉身出門並將門帶上。

  亞伯待夥計關上門後說:「看起來你該是名家子弟了,夥計對你這麼恭敬!」甘瑞拉苦笑:「說來也不怕你笑,這個所謂的名家子弟,其實只是煩惱的來源。要不是這樣,我又哪來這麼多人沿途攔路,又打又殺的?偏偏要是我不小心傷了人,被報上去一定挨一頓刮,但要是輸了,恐怕會更慘。別說這個了。看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是來觀光的嗎?」一邊說著一邊幫亞伯與自己倒滿酒。

  亞伯道了謝,端起酒杯,酒香撲鼻而來。「好香!」亞伯讚了一聲,隨即一口喝光。「果然是好酒!」亞伯又讚了一聲。甘瑞拉笑著說:「沒騙你吧!這酒算得上是本國名釀,多喝一些,以後到別的地方可不見得喝得到這個等級的好酒了!」

  亞伯笑了笑,說道:「酒也不能喝太多,喝太多就沒味道了。我不是來觀光的,只是路過此地。明天就要到別的地方去了。」甘瑞拉失望地說:「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是來觀光的,本來以為我可以帶你到處走走逛逛的。那麼你是要到哪邊去?」

  還未及回答,亞伯先夾了塊燻魚,正要放入口中之時,忽然有人從窗口竄了進來,冷冷地說:「既然我都來了,你還想到哪裡去?」



  讓我們把時間往前推回兩天。



  瑪奈斯千里迢迢地趕到布洛伊林大陸,也就是火大陸三個傳送魔法陣所在地中,離龍族最近的一個小鎮-安布區,因為瑪奈斯正打算拜見龍族之主-龍王賽布恩斯。瑪奈斯一直都記得那一夜老人-也就是她的老師對她說的一席話。其中一句,就是要她務必晉見龍王,因為曉得那件事的極少數人中,龍王是其中一個。

  安布區往南,越過位於西布洛伊林火山與賴夫得火山間一條相當長的山脈,就可以到達三面環山、一面朝海,中間有條河流流過的一個平原。而龍族的都城正位於河流中游,靠著山側的平原邊緣上。瑪奈斯牽著坐騎,進入龍族都城,向王宮守衛道了來意。守衛見瑪奈斯雖然只是個人族女子,但氣質非凡,故不敢怠慢,便請瑪奈斯稍候,將求見龍王的信件送入王宮裡。

  瑪奈斯等不一會,一位金髮紅瞳的年輕男子快步走出,向瑪奈斯略彎了彎腰後,說道:「瑪奈斯小姐,父王等你前來已經等得望眼欲穿了,快請進!」瑪奈斯一邊還禮,一邊說道:「龍王太客氣了,既是如此,煩勞王子帶路了!」年輕男子笑道:「瑪奈斯小姐太客氣了!請跟我來!」

  穿過許多走道與房間,年輕男子領著瑪奈斯進入一間房間裡。這房間並不太大,古色古香的書櫃讓整間房間充滿著古典氣息。房間內飄著淡淡的木香味,格外讓人覺得輕鬆舒適。

  龍王見瑪奈斯到了,笑著說:「妳終於來了!妳要是再不來,我大概得派人出去把妳綁架過來了!哈!」龍王頓了頓,續道:「相信妳來找我,一定也是為了那件事。不過我先介紹一下,我是龍族族長賽布恩斯.金,帶領妳進來的是我的二兒子,賽爾頓.金。這位是精靈族使者,維兒.羅伊提.紐曼。」

  瑪奈斯目光隨著龍王手指處望去,只見旁邊怯生生地站著一位膚色泛白、藍眼綠髮、雙耳略尖、背著一把長弓但卻嬌羞秀美的精靈。

  精靈見瑪奈斯看著她,臉上微微一紅,輕輕地說:「瑪奈斯小姐,幸會。」瑪奈斯也微微一笑,點頭為禮:「幸會了。」

  龍王粗豪的笑聲傳來:「大家別客氣了,以後都是自己人,先坐下來吧。」等大家都坐定,龍王忽然嚴肅起來:「瑪奈斯妳的信我看了,妳的來意我大致上都知道了。這件事我們正要討論,妳來的正是時候。」

  瑪奈斯早知道精靈族長也知道這件事,所以也不感到奇怪,只問:「不曉得龍王對這件事的看法是?」龍王苦笑了一下,說:「我們正開始討論,還沒有什麼結論。既然妳是老友的徒弟,又是他要妳來找我,我想他應該把他知道的事都告訴妳了。妳不妨先說說妳所知道的部份,我與維兒再補充我們所知道的部份。妳說如何?」瑪奈斯點了點頭:「也好。那我就把我知道的部份告訴各位。」



  灰袍老人坐倒在地,身上數處血跡,顯得受傷不輕。一旁一位金髮紅瞳,全身閃動著金紅色光氣的中年男子正瘋狂攻向另一個白衣男子,那白衣男子身上雖然也有血跡,但顯然受傷不重,仍輕鬆地避開所有攻擊。

  白衣男子冷笑道:「憑你們就想打倒我?真沒想到我被這樣看輕了。看樣子不展現一下我的力量,你們是不肯認輸的了!就讓我把你們通通送入死亡深淵吧!」白衣男子話音一落,忽地「颼」的一聲,一支冷箭疾射而來,白衣男子轉身閃開。

  白衣男子轉頭看來箭處,原來是以為已經死亡的精靈。「原來妳還沒死!那好,就讓我送你們一起上路吧!」白衣男子怒道,右手掌心已凝成一個半黑半白的光球,且光球不斷增大。

  金髮男子見狀,一聲大喝,滿身金紅光芒閃耀,變為一隻金鱗紅皮的巨龍飛起,頭一昂便是一大團烈焰四射噴向白衣男子。另一方精靈半跪著,身上流動著紅綠藍棕四色光芒,交纏於精靈拉開的弓上成了一支四色光箭,「錚」地一聲光箭帶著四色光芒轟然往白衣男子身上射去。

  「我絕對要阻止你,絕對不能讓你得逞!」灰袍老人硬撐著坐起身來,口中頌著咒語,右手持著的短杖竟閃動著八色光芒。這,這竟是....

  白衣男子左手放出一圈白光籠罩住全身,再將左手一揚,一道水柱往噴來的烈焰方向射去。只見水柱與烈焰相觸後,火焰水花四處噴灑,兩相抵消。那支四色光箭射往白色光幕,只聽得爆出一聲巨響,四色光芒到處流竄,白色光幕也一閃消失。

  「光暗輪迴!」白衣男子一聲怒喝,右手掌心間不斷增大的半黑半白光球猛然爆開,往四面八方旋轉射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