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走在往南方霍克斯比村的小路上。沿路風景秀麗,一邊是茂密森林,蒼翠無比,一邊是田野風光,平衍無限。

  其實亞伯是有點累了。昨晚一整個晚上,亞伯徹夜未眠,迫不及待地研讀著那本「混沌祕典」。由於此祕典內容實在太過吸引人,亞伯竟不知不覺地看到天亮。直到艾琳娜醒來叫他,他才發現已經天亮,應該出發了。

  收拾好細軟(事實上除了幾件衣服及本該屬於他的那幾樣東西外,亞伯也沒什麼行李),亞伯走出門外,回頭向這位養育並教導他好幾年的老師揮了揮手。艾琳娜臉上帶著微笑,也揮手向亞伯道別。待亞伯走遠後,艾琳娜轉過身來,才發現臉上早佈滿淚水。

  「該先到哪邊呢?」亞伯邊走著邊想。「聽老師的敘述,似乎光明神殿比較容易找到,那就先前往光明神殿吧!」亞伯記得光明神殿是在西南方遠離諸大陸的一個叫哈克色根的小島上。還好那個島雖小,但還有個傳送魔法陣在,只是得先到南卡利吉納斯大陸,由這個大陸的傳送魔法陣傳送過去,麻煩了點就是。

  想著想著,亞伯已經快到霍克比斯島上唯一一座像樣的村落—霍克比斯村了。村內雖然簡陋,但該有的倒是一樣不缺,亞伯很快就找到餐館,好好飽食一頓。吃飽後,亞伯在村內購買了些補給品後,便前往位於村落旁東方不遠處的魔法傳送陣。



  魔法傳送陣,是這個世界各大陸與小島間的主要遠距離交通工具。由於這個世界在東西南北四方各有一塊大陸,又有些許小島散佈在各大陸間,若不以魔法陣傳送,不管是飛船或海船,要花的時間都極為驚人。因此除非不得已,不然大家都寧願花點小錢,透過魔法師公會經營的傳送魔法陣到達自己想去的地方。當然,有些地方實在太過偏僻,那就只能認命點,自己想辦法過去了。

  南卡利吉納斯大陸,四大陸之一。事實上該與北卡利吉納斯大陸合稱才是四大陸之一,只因兩大陸中間被卡利吉納斯海峽貫穿,分為南北兩塊大陸,才被分開稱呼。另外三大陸,則是位於北方的艾茲格蘭大陸、南方的布洛伊林大陸、東方的辛恩托奇大陸。又因為四大陸正好位處四方,對應著四大元素,故也被稱四元素大陸,分別是北方的水大陸、南方的火大陸、東方的風大陸,以及西方的土大陸。因為比較簡短的關係,大家比較習慣以四元素大陸來稱呼各大陸,原名反而不常用,通常都只在比較正式的場合或文件裡面會用到,例如兩國宣戰書....

  南土大陸(就是南卡利吉納斯大陸)是阿勒茲塔可拉西國的領土,國都即為第一大城內薩。雖然阿勒茲塔可拉西國是多種族的國家,但居民大半為獸人族,王族更是純正的獸人血統,是故該國也被稱為獸人國。獸人崇尚武風,是以該國軍隊戰力極強,尤其以騎兵著稱,在長武器的使用上別無他國可與爭鋒。


  亞伯問清楚旅店所在地後,步出位於內薩城西的魔法師公會,走向旁邊不遠的旅店。使用傳送魔法陣,對魔法承受度較差的人,其實是會有點不舒服的,不過亞伯看來一點影響都沒有。只不過因為前一晚太累了,他想先休息一下,再參觀這座內薩城,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離開霍克斯比島,他也想開開眼界。

  傍晚,亞伯閒步於內薩城內。「真不愧為獸人國都啊!」亞伯心裡暗讚。雖是傍晚時分,但內薩城內依舊人來人往,絲毫不見冷清,尤其是酒吧之類的店舖,更是人潮洶湧。

  忽然遠處一陣喧鬧聲,引起亞伯注意,於是亞伯便快步往喧鬧聲處走去。原來前面有座廣場,面積甚是廣大,廣場中間正被許多人圍著,喧鬧聲由此而來。

  亞伯努力擠進人群內,原來是有人在比武。場上兩邊各立著一人,皆身穿盔甲,手持武器,動也不動。

  忽然右邊那人一聲大喝,舉起手中黑色長槍,槍頭緩緩劃出一個圓圈,長槍忽地由圓圈中心疾穿而出,直取左邊那人門面。左邊那人眼見槍至,卻仍是動也不動,待槍頭將至,忽地往左一偏,已避過對方長槍。四周群眾都大聲呼嚷起來,也不知是為哪一方加油打氣。

  右邊那人見對方避過此槍,腰一扭,長槍順勢橫劈,企圖將對方劈倒。但左方那人早有防備,立起手中長槍,硬生生擋下對方橫劈,還讓對方立足不定,倒退數步。

  只見左邊那人也不追擊,仍是拄槍靜立,臉上似乎略帶著微笑地注視著對方。

  右邊那人顯然不服輸,決意使出全力。只見他右手握槍平舉,忽地一陣氣流湧出,四周群眾只感到勁風撲面,急忙往後退開。左邊那人顯然也感到對方是要全力一擊了,不敢大意,暗自運用家傳絕技「裂地勁」護住全身。

  只見右邊那人左手一揚,氣勁往左邊那人洶湧而至,右手長槍更是發出尖銳的氣勁直衝而來,聲勢之強,引起周圍觀眾一陣驚叫騷動,亞伯也不禁訝異此招的威力不凡。

  左邊那人卻不見驚慌,左手一揮,在身旁形成一道旋轉氣勁,恰恰抵消了右邊那人先攻至的氣勁,右手長槍接連攻出,帶著一股螺旋氣勁,硬是把對方長槍發出的氣勁衝破。瞬間兩柄長槍槍頭互抵,爆出震耳巨響,並亮起一團耀目白光,讓人短暫地失去視力。四周群眾皆嚇得呆了,反倒一片靜默無聲。

  待得大家眼睛恢復視力,才發現場中間只剩左邊那人,右邊那位卻是倒在場邊,一位淡金色頭髮的年輕男子手中發出淺金色的光芒正照在右邊那位的身上。

  左邊那人見狀,暗叫不好,深悔使力太過傷了人,要是又被報了上去,免不了又是一頓責罰,忙趕過去看對方傷勢如何。看那年輕男子用的法術該是治療術,如果能夠治好,那就太好了。

  亞伯見左邊那人一臉歉意地走過來,微微笑道︰「放心,小傷而已,沒事,等一下就好了。」左邊那人聞言,心上一塊大石落了下來,笑著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大概又要被罵到臭頭了!我叫甘瑞拉.阿勒茲塔可拉西,叫我甘瑞拉就好了!等等我請你喝一杯吧!千萬不要推辭!」

  亞伯笑了笑,說︰「我叫亞伯。只是一點小事而已,何必在意?好吧,既然這樣,我也不推辭了。」說罷手上光芒已消失。另一人已醒來,自知已經輸了,回場上撿回自己的長槍,恨恨地望了甘瑞拉一眼,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甘瑞拉也不以為意,興奮地拉著亞伯穿過圍觀的人群,消失在街頭人潮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