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月22日,晴時多雲。陽光晒在身上暖呼呼地,好不舒服。

  亞伯滿頭大汗,雙手中間亮起一團耀目白光。隨著一聲大喝,亞伯手上的亮白光團飛往前方空中後爆開,聲勢不凡。

  一位看似中年的女子站在不遠處的樹下,微笑地看著亞伯練習著光明系中級法術「光爆術」。她見光團爆開後威力驚人,像是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喊道:「好了,今天就練習到這邊!過來休息一下吧!」

  亞伯抓起衣角擦了擦汗,走到女子身前,神態頗為恭敬地道:「老師!」女子坐了下來,並示意亞伯也坐下。待亞伯坐好,這位藍髮棕紅色眼珠的美貌女子斂起臉上的笑容,語調嚴肅地說:「亞伯,你跟著我,也已經四年多了。這些日子,我已經把我所會的通通都教給你了。說實話,你可以在短短四年多內,將生命系與光系魔法學到中級階段,證明你的資質非凡,能有你這個弟子,我實在很感到高興。」女子略頓了頓,續道:「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給你了,接下來,我希望你前往光明神殿與生命神殿,去學習更高級的法術。」

  說到這裡,女子忽然停住不說。亞伯疑惑地看著女子。

  女子用亞伯聽不到的聲音輕嘆一聲,續道:「這段路途,你必須自己前往。我會告訴你神殿大致的位置,但這兩座神殿並不是可以任意進入的,我也沒進去過所以我也沒辦法告訴你怎麼進去,只能看你有沒有這個緣份與本事了。」女子又停頓了一下。

  「另外,在你明天離開前,讓我先告訴你....你的過去。」女子輕輕地接著說。亞伯心裡不禁一震,臉上卻不見分毫異常。



  艾琳娜感到一陣強烈的魔法波動。「好強烈的魔法波動!這至少是高級法術,而且....這是『光之澎湃』!」艾琳娜大是訝異,在這個小島上並沒聽過有什麼大祭司級的人物,怎麼會出現這種少見的光明系超高級法術?艾琳娜好奇心大起,急忙往魔法波動的方向趕去。

  艾琳娜趕到現場,看著眼前狀況,心裡大是驚訝,並感到一陣噁心。只見樹林旁散佈著幾隻高等暗系魔獸已經支離破碎的屍體,而倚著樹坐著的是一個女子,懷裡抱著一個大約十一二歲左右昏迷不醒的小男孩。艾琳娜趕到那女子身旁,只見女子身上數處傷口,深可見骨,最糟糕的是心臟與頸部的傷口一見就知道會危及生命,於是也顧不得想隱藏身分這件事,趕緊為這女子治療要緊。

  艾琳娜輕誦咒語,雙手發出淡金色光芒,覆蓋在女子這兩處最嚴重的傷口上。良久,女子緩緩醒來,見到艾琳娜,眼中閃過一絲喜色。艾琳娜見女子雖然醒來,傷口血流略緩,但之前血流過多,想要完全治好不是她施用的高級治療術可以做到的,偏偏更高級的回春術之類的法術她因為逃了出來,還沒來得及學。「唉....」艾琳娜不禁嘆了一聲。

  女子嘴唇顫動著,似乎是有話想說,艾琳娜忙將耳朵湊了過去。

  「謝....謝謝....這孩....他....他....」女子努力地想說什麼,但始終不成一句話。「亞伯....亞....伯....利....利文....」艾琳娜問:「這孩子叫亞伯.利文?」女子略微點了一下頭。「放心,我會照顧他的。」艾琳娜一邊說話,一邊注意著孩子。

  這孩子一頭淡金色頭髮,雖然年幼,卻隱隱透出一股沈靜穩重的感覺,更奇特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女子似乎也注意到艾琳娜留意著孩子,右手微抬了抬,似乎是想從身上拿出什麼來。艾琳娜問︰「你想拿東西?」女子微點了點頭。「我幫你吧!」艾琳娜伸手從女子衣服內取出了幾件物品。

  這是....?艾琳娜看著她手上拿著的一根刻著麥穗與花朵的金色短杖,一條淡金色繫著一個也是淡金色圓墜的項鍊,一件極薄但隱隱泛著銀白光芒的絲袍,一只乍看下僅是個鑲著白色玉石但細看卻似乎閃動著光芒的戒指,以及一本很薄的手抄古本。

  艾琳娜幾乎不敢相信她的眼睛!短杖、項鍊、絲袍及戒指雖然都看得出來不是凡品,但那本手抄本更令艾琳娜震驚!封面上的字雖然歪七扭八的,但艾琳娜仍然認得出這種已經沒多少人認得的古字寫的是「混沌祕典」!那可是傳說中失落已久,記載著許多早已失傳的生命與光明魔法的祕冊!這等寶物怎會出現在這女子身上?這女子與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對了,那個「光之澎湃」又是誰施的法?

  可惜,艾琳娜這些問題都得不到答案了。女子努力地想將右手舉起,卻連手指也無法移動;嘴唇顫抖著想說話,卻連聲音也發不出來。艾琳娜安慰女子:「妳放心,這些東西我會轉交給他的。」女子露出感謝的神色,接著眼神一黯,頭略偏,卻是斷氣了。艾琳娜滿肚子的問題,這下只能暫且嚥下,等小男孩醒後再問了。

  艾琳娜料理完女子的後事,將小男孩抱回自己的住處,並安頓在另一個房間裡。小男孩仍未醒來。她回到自己房內,看著這幾件物品,實在想不出這兩人的來歷,更弄不清楚除了書以外的四件法器到底是什麼。但她知道,這幾件物品一定要藏好,否則自己未來的麻煩可就大了!反正孩子還小,就先教他自己所學的法術,等他長大些,再還給他這些物品吧!



  隔天一大早艾琳娜起床準備早餐,發現小男孩已經起床,坐在門前發著呆。

  「亞伯…亞伯.利文?」艾琳娜問。小男孩轉過頭來,只看著艾琳娜卻不回答。「亞伯,進來吧,早上天氣比較涼,別感冒了。我去準備早餐!」艾琳娜對亞伯說。亞伯遲疑了一下,站起身來,隨著艾琳娜走進屋內。

  艾琳娜一邊吃早餐,一邊詢問亞伯有關昨天之前的事。讓艾琳娜傷腦筋的是,亞伯居然完全不記得之前的事了,當真是一問三不知。艾琳娜大嘆倒楣,滿肚子的問題竟然通通得不到答案,真是悶到爆。面對一個失憶的小男孩,艾琳娜只好認命收養他,收他當弟子了,不然還能怎麼辦呢?不過看亞伯的資質,應該會是個好徒弟,將來如果成名立萬,自己也可以沾光!艾琳娜越想越高興,卻沒想到這樣不免洩漏了自己的行蹤,到時候要是被抓回去....該說她天真還是愚蠢呢?

  於是,亞伯就在艾琳娜這邊住了下來。幸好亞伯的屬性剛好也是生命與光這兩種,正好可以學艾琳娜的本事,倘若收了一個沒辦法教的徒弟,艾琳娜一定會悶到砍人吧!



  「好了,就是這樣。」艾琳娜對亞伯說:「我知道的就只這些,所以你到底是什麼人,我也沒辦法回答你。如果你對你的從前感興趣,那就順便去追查看看。不過,我想你的來歷恐怕不簡單,若你當真要追查,自己千萬要小心。等等回去,我會把本該屬於你的東西還給你。至於那本古抄本的文字,我都教過你了,你自己試著學看看吧!這其中有我始終都參不透的問題,所以我沒辦法教你,希望你自己能夠悟解了!」

  亞伯聽了這些話後,點了點頭,銀紫色的眼瞳閃著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撒旦 的頭像
撒旦

撒旦的蒼茫書寫房@魔界第六層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