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羽失戀了。其實翰青早就知道會這樣,但也知道文羽這個人一談起戀愛就失去理智,跟他說什麼都沒用。好吧,都失戀了,還能怎樣呢?既然文羽想藉酒澆愁,那就陪著一起澆愁吧,誰叫彼此是好兄弟呢?

  於是,昨晚文羽在翰青家喝得爛醉如泥,最後還是翰青把文羽拖到浴室幫他洗澡,再搬上床去。「靠,好重!」這是翰青躺在床上最後一個清楚念頭。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鳥,本來就是要飛的;把牠關在籠子裡,那還是鳥嗎?

  ***********************************

  翰青拉開窗簾,刺目的陽光大剌剌洩了進來,前方森林公園裡升起好幾隻風箏,在空中搖啊擺著的,頗自由自在地。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長地久,人生幾時?
先後無覺,從爾有期。

我欲歸去,何界可往?
穹蒼浩浩,古今茫茫。
窮碧落之不盡,
極黃泉之無方。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眾人安頓好後,一起到亞伯房裡。亞伯施展過空間隔絕術後,眾人才安心交談。

  甘瑞拉首先發問:「那個問題你們有答案了嗎?」維兒微笑著卻不說話。亞伯反問:「那你有答案了嗎?」甘瑞拉笑答:「當然沒有啊。想了老半天,覺得好像應該是,但想想又好像不太對。可是哪裡不對我又說不上來。」亞伯問賽爾頓:「你呢?」賽爾頓不太好意思地道:「我隨便說說,不對可不要笑我。」亞伯笑道:「怎麼會呢?說看看吧!」

  賽爾頓略一沈思後道:「我覺得應該不可能只剩下善吧。至少還有不是善也不是惡的部份才對。可是有什麼不是善也不是惡,我就不曉得了。」亞伯點了點頭,問維兒說:「維兒你認為呢?」維兒望了一眼瑪奈絲,見瑪奈絲眼神透露出鼓勵的眼色,維兒方微笑道:「我想....這是個陷阱。」甘瑞拉與賽爾頓齊聲訝道:「陷阱?」維兒點了點頭。甘瑞拉與賽爾頓大感不解,亞伯與瑪奈絲則微笑不語。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