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夜已深,我站在落地窗前,看著路上稀稀落落的車燈如流星般飛來竄去,而天際亦只孤星幾顆陪伴著我。

  你沒來。

  自從決定要跟著你的那天起,我就不太寫日記了。那對我來說並不是種抒發,反而會讓我想你,更想著你呵。就算寫了又如何呢?記下每個等待的日子,留著日後好好溫習那份甜蜜的痛苦嗎?不,絕不,這樣的苦楚一次就夠了,沒有必要日後看著這許多傷心的篇章不斷地自虐,那會讓我更沈溺於愛你的深淵而無法自拔。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待是我一生的宿命
從宇宙誕生的那一刻
日月星辰不停轉動
我只能默默地等

等待是我一生的宿命
縱然海已枯石已爛
潮起潮落花謝花開
我仍在默默地等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窗外鳥兒正快樂著唱著,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斜斜地閃了進來,原來是風兒頑皮地抖動著窗簾。是個美好的早晨吧!我想。

  將窗簾拉起,輕輕推開了窗,映入眼中的竟是一朵鮮紅嬌豔的玫瑰。我笑了。這是去年就種下的玫瑰了,經過了一年,從一棵小小的玫瑰苗,逐漸的茁壯,近幾天已是頂著一朵花苞了,一朵小小的、嫩嫩的玫瑰花苞。自從玫瑰結了這樣一個花苞後,我無日不希望能看到花開,就算是這一年的收穫吧!這空虛的一年中唯一的收穫......

  這棵玫瑰是為你而種的,在你離去之後。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天空中懸著一輪明月與點點星光。空氣中有著淡淡的冷冽,與微微的輕風。現在時刻是四點五十分,而我,正走在臺南市一條無人的街上。

  天際猶未轉亮,遠處已傳來幾許鳥鳴,路旁偶有呼嘯而過的車輛,樹葉被風輕吹著,沙沙,沙沙,好不擾人。是啊!這般寧謐的末夜,是應該屬於寂靜的。

  走到了車站,看看時間還早,於是隨意買了些包子飲料充作早餐,順便看了看書。7-11的店員仍辛苦地工作著,整間店就只我一人是不生產只消費的,心中有點心虛。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一些綜藝節目後,你提議到街上走走順便買點東西飲料回來吃。於是我們又投入那有點迷濛的九份的夜色中。也許是夜吧!覺得同樣的路好像變長了,走起來有點遠。你笑我的敏感,「沒有啊!哪有比較遠!」你用你特殊的語調說著。同樣的路當然並沒有變長,我想是因為你在我身邊,所以時間與路程都被我的感覺給延長了吧!

  時候也不早了,兩旁的商店有些已經開始準備休息了,小吃店更是只剩幾間。在7-11買了一些麵包洋芋片及飲料,你又買了幾塊包著蘿蔔絲或是紅豆餡的粿。「這麼多東西你吃得完啊!」「我吃不完還有你啊!」「啊!哪有這樣的啊!」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下坡來,時間也不早了,想再找到路走到那片草原似乎已是奢求,於是我們就攜手走著,反而落得輕鬆。一邊踱著,我們一邊聊天,聊的題材可以是天文地理,可以是人文歷史,可以是政治理論,更可以是感情朋友,以及你我身邊的瑣事。

  「我覺得你的聲音很好聽耶!就像....就像爵士樂的感覺!」這是你前一陣子對我說過的話,我當時感到十分有趣復可笑,怎麼會有人用爵士樂來形容說話的聲音!我只知道你很喜歡聽我的聲音,可是你大概不知道吧!聽你的聲音才是享受!為了要多聽到你的聲音,所以我更是要多說多問,這樣你才能多說幾句話,讓我膩在你如酒的音符裡。

  「你會不會累啊?坐一下吧!」路旁就是小陡坡,有著看得出已經有些歲數的欄杆圍著。「好啊!正好可以看看海!」有些風輕拂著,旁邊兩棵不知名的樹輕輕哼著歌,節奏與風正好相合。我們又漫無邊際地聊著,不管輕鬆的嚴肅的話題,被我們交談起來就都滿像一回事的,講到開懷處就是兩個人哈哈大笑,絲毫不顧我們仍在街上的事實。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份,一個早期因礦產聞名,近來卻因電影而蛻變的山坡小城,是我們倆預定前往度蜜月的地方。

  中午,天空中飄著朵朵白雲,擋掉了不少熱氣,天氣難得和善地對待臺北市。搭上了往瑞芳的莒光號,離開了臺北車站。鐵路的地下化擋掉了一切,聲音在四處迴旋,驀然間列車出了地底,陽光像大雨一樣傾盆而下。慢慢地,列車駛離了水泥森林。「你看!那是基隆河耶!」「是喔!我都不知道耶!」旁邊一條看起來綠綠灰灰的小河正蜿蜒著。四旁散落著各式各樣人類的建築物,略遠處的山丘斑剝著臉,有著不同色的污點。

  過了八堵後,似乎人跡較少了,基隆河忽左忽右地像蛇在爬行。河旁不時出現小塊平地,卻離河面有著一段距離。「是回春作用造成的河階吧!」我這樣想著。基隆河,雖然不大不長但卻有著豐富的地形學範例,也算是難得吧!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人說話,大家靜待著大祭司長的說明。

  好一會兒後,大祭司長方開口說道:「不曉得各位是否聽過光明祭壇?」眾人聞言不禁大感疑惑,不知為何提到光明祭壇。

  亞伯點頭答道:「曾聽人說過,但不知其詳細情況。」大祭司長緩緩點頭,續道:「這個組織是由光明神殿分出去的,但卻不是光明神殿所認可的。」眾人互望了一眼,皆默然無聲。

  大祭司長又說:「事情是由神殿的領導階層對於神殿該不該積極涉世、主動發揚光明教義的爭議而起。自古以來,光明神殿一直都是以獨立超然的立場,不主動介入世間糾紛,只有在非得由神殿出面處理的事件發生時,神殿才會出面處理。但神殿的三位大祭司之中,有人認為應該要積極傳播善的光明教義,要主動懲惡揚善,讓世界充滿光明教義,變成美好的世界。」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往倫敦的旅客請在九號閘門登機!往倫敦的旅客請在九號閘門登機!」

  終於,是你我該分開的時候了。機場中喧擾的一切,霎時被你的眼神給隔得遠遠的。我說:「你該走了,不然飛機要起飛了。」你無語,只是點了點頭,默默拿起了行囊,看著我,眼中光芒閃動。而我,仍是用那淺淺的微笑看著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靜地走了進去,找了張椅子坐下。
沒什麼人。
呆呆望著水中晃動的燈影,無心。
良久。
「我可以跟你聊一聊嗎?」一個陌生的聲音刺穿所有寂靜。
抬頭看了看。「請坐。」
笑了笑,坐了下來。
於是,漫無邊際的話題流竄著。
倒映的燈影不停的晃,時光也慢慢地流。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入夜了,窗外車潮未息,仍然流著閃動的燈光。「你已經決定好時間了嗎?」我的聲音如同幽靈一般飄浮不定。

  「嗯!」你的回答如此短促,卻在我心裡重重地一擊。

  「好吧!既然這樣,我....我送你一程....」我盡力使得我的話中不帶一點傷心,臉上竟微微有著笑意。

  你轉過頭來,有點訝異地看了我一眼,隨又轉回頭去,淡淡地說:「好吧!」是啊!淡淡地不帶感情,就像現在你我之間,也是淡淡地....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看,煙聲瀑布到了!」是啊,遠遠就聽到轟然的水聲了。我們脫了鞋,坐在水池邊,眼睛仰望著水自天上來,腳下卻不肯安靜,一齊踢著水玩,企圖用激起的水波去抵擋瀑布攻來的浪,卻總是浪被吃掉了。「會不會冷?」「有點。」於是我們越靠越近,緊緊的靠著,誰都不願結束。我終於知道自己是很貪心的,我要這一刻永遠停格,時間永遠不再流逝,我要保存這一刻,直到永遠、永遠。但是天不從人願,時間一分一秒的消失,我們終究要回去的。我有點難過、有點失望、也有點遺憾。「我們永遠會在一起的,不是嗎?」我點了點頭,心裡忽然間感到好滿好滿,我知道都是裝滿了你。

  我們踏著一路落紅而回,靜悄悄的,我們只是手牽著手,一句話也不說。「活動中心到了。」我抬頭看,過了吊橋正是中心。「你自己回去吧!」「那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嗎?」我回過頭,你竟越飄越遠,漸漸消失在遠方。「你去哪?不要走!你不是說永遠會在一起的嗎?為什麼你要走,為什麼?你回來啊!」空山寂寂,我的呼喚在四處迴盪,但卻沒有回音。我拔腿往你消失的方向追去,不管怎樣,我一定要追上你。驀的腳下一絆,我跌倒了。我睜開眼,下弦月正在窗外亮著,月光柔和地透了進來,輕輕的灑在地上。「原來是夢....」我鬆了口氣,可是一陣悲哀猛地湧了上來,我再也不能支持了,轉身趴在床上痛哭了起來。失去你的一年中我未曾哭過,此刻我也不求什麼,我只想能好好的哭一場,也許你就能知道,我是多麼想你。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天又來了。我獨自上武陵農場去看那滿山遍野的楓紅,那紅得不太純粹,可是又恰到好處的紅。時非假日,遊人甚少,一切都安靜的很。雲也知道我的心情,故意製造出濛濛然的霧氣來,什麼都看不太清楚,站在山頂上看下來就該是片雲海了吧?可惜我現在是在谷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絲絲捉摸不定的霧氣緩緩滲入我的外套中。比起去年,今秋實在太冷了些。

  霧實在太濃了點,連地上都有些濕了。我將車速放慢,引擎低沈的聲音,重重的打在我心上,我那如古井般水波不興的心竟起了陣陣漣漪。我嘆了口氣,索性將車子熄火,停在路旁。七家灣溪的水聲不絕於耳,似乎要我別再想起。我是不想再想起,但卻又忘不掉。流水也開始嘆息了,像是已經看穿了一切。我發動了車子,打開霧燈,有點心虛地加足油門,一溜煙的走了。我不但不願再想起,更不願去面對。我怕,說真的,我真的好怕。

撒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